六六脑动态

拯救大脑

趣味脑科学

咨询电话:400-805-3066

招商电话:400-805-3066

CEO向华东:正气、有爱是我创业不可动摇的原则!



很多创业者都会标榜自己是连续创业者,六六脑的CEO向华东,十七年始终专注脑科学的研发或应用。


采访开始时,向华东先分享了影响自己创业的重要经历。“我创业确实应该说不是跟风、赶浪潮。这里面有时代的因素,国家鼓励留学人员创业,政策非常好。但最关键的是来自我自己内心的动力,像乔帮主讲的‘Follow Your Heart’。


我小时候喜欢看书,尤其是企业家的传记,对像李嘉诚这样白手起家的创业者非常敬佩和向往。创业可以做一些比较伟大的事情、创造很大的价值,还可以打造自己理想中的小世界



他还分享了自己在学生时代的一些创办网站、博客等创业的尝试。后来他在欧洲留学时,血液中不安分、爱折腾的基因受到欧美价值观的催化,于是下定决心回国创业。


在本次采访中,向华东对自己的付出谈的最少,但谈到价值观的时候却是滔滔不绝。我把最深受感动的这部分分享给大家。


记者:六六脑成立于2012年9月21日,今年是第五年,一千六百多天了。我觉得,对一个创业者来说,一个符合他价值观的正确的项目非常重要,这样的项目可以给创业者以源源不断的动力和能量。您怎样看待这个观点呢? 


向华东:符合价值观的、正确的项目非常重要。关于这个项目的选择,越到现在,我越有非常深刻的感受。最开始创业的时候,有些冲动的想找一个项目做。现在越来越意识到这个项目的选择真的非常重要。投资方有投资方的考虑,这个项目要有足够大的市场前景,要有竞争优势。其实我现在越来越觉得这样的选择是经典的管理里面三个价值的重合。一是你自己喜欢的并且擅长的,二是它产生社会价值,以及它有商业价值。这三个结合是创业最好的点。


现在想起来我们非常的幸运。这个项目是我们擅长的并且喜欢的事情,而且这个项目的社会价值和商业价值都非常高。我们在创业开始的时候,它可能是一个新的领域,教育的成本比较高,要去提高、培养大家脑健康的意识。慢慢我们确实是每做一年,我们都会觉得后劲越强。 


记者:那可以说是选择了这个项目,是让您一直坚持的理由吗?


向华东:项目的选择确实是一个方面的原因。创业总是会碰到一些困难,创业从来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失败率非常高,坑非常多。我印象特别深的就是刚回国的时候,参加一些创业分享,前辈说创业是一把鼻涕一把泪,不是人干的。那时候真的是完全不能理解,怎么会这么夸张。现在实际上我们这几年下来真的深以为然,非常有同感!创业是一个很苦逼的事情。


另一个方面的原因,也跟我做事的风格有关系。刚开始创业的时候我就想,一个事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到最好,我老爸经常跟我唠叨这个话。选择创业的时候,像我们这种科研出身,大家一般可能都会有两手准备,在学校里挂个兼职,万一创业不成功还有退路。当时有同学劝我说,你不如就这样。我是觉得既然要创业,就全力以赴的做,不能让自己有退路,不然这事儿就做不成。我也把自己的全部积蓄投进去了。后面确实有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没有退路了,就硬着头皮往前走。



记者:创业需要十分强大的内心,尤其是当面临未来的不确定性,而短期内没有新突破的时候。您有没有遇到过快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当时是什么情况呢?


向华东:当时真的坚持不下去,心都已经累的时候。那时候刚回国,创业第一年在北京租的民房,我们一群小伙伴,有以前认识的,有通过网络认识的。他们觉得你这个人还不错、这个项目不错,就一块创业。那时候真是一腔热血。


但是它容易出现什么问题呢,一个是因人设岗,而不是我们需要这个岗位再去招人。再有大家都想干一番事,但意见很难统一。其实大家也都没什么经验,像我也是博士毕业就来创业。商业这块大家觉得这个是应该往这个方向走,他觉得往那个方向走。另外我自己反省,也是跟我当初非常不成熟有关系,没有很好地把大家管理带动起来。我们就进入到一种让我非常难受的状态,本来创业是为了一群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开心的做件事,结果变成这些好朋友之间互相争吵、生气。所以对创业的价值产生很大怀疑,创业是为了什么?我创业肯定不是为了把大家关系搞成这样。那时候真的是有点心灰意冷,我就提出来想退出。这些朋友确实还比较靠谱的,大家会说这个项目是你发起的,你如果不唱了,那项目就没有了。你不可以退,我们退。当时差不多一半的人,把钱退给了他们。


记者:所以我觉得您也是一个非常重感情的人。


向华东:可以说我非常重视价值感,我们公司的一些制度也跟这个有关。一个企业只赚到钱,仅仅只做成世界第一,但是没能承载一些价值的东西、情感的东西,我会觉得毫无意义。


所以我们公司不光希望成为商业成功的、行业的领航者。也希望成为员工满意度最高的公司,或者说我们大家一起开心的做件头等大事,这是我创业的一个非常大的原动力。我在很多学校、科研机构呆过,包括国外可能是世界上最顶尖前沿的。但仍会发现,他们在管理上会有很多不太人性化的地方。我希望能够尝试世界前沿的管理方式和思路。我觉得一个公司非常人性化的话,这个事就干得非常开心,能够得到价值展现以及个人的成长。我深信人在高度自由和高度放松的状态时,能够激发最大的源动力,发挥最佳的创意,产生最高的价值。


我非常不喜欢那种传统的特别严厉的管理方式,我觉得加班都应该是自愿而不是被强制的。我觉得人都是有这种发自内心深处的成就的欲望,大家发自内心的觉得这个是有价值的,这个事打动他,他会有源源不断的内在动力去想尽各种办法把事情做好。这也是我创业想达到一种状态。到了这种状态,大概就能达到如老子所讲的无为而治。


记者:那这四年对您来说,最宝贵的三条经验是什么呢?


向华东:目前来总结的话呢,我非常看重人才,所有事情都是人来做成的。我会花很多时间和精力找一些合适的人才进来,一些核心合伙人进来,我希望能够创造好的平台,让大家能够开心的做事情。


另外我最近感触越来越深,做事情怎么样能够真正地激励大家,走进大家的内心,让大家真正觉得值得来做这个事情,愿意全身心的投入做这个事情?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课题,这对公司管理来讲是最重要的一个事情。越来越觉得只要找到一些合适的、有干劲儿、有经验、有能力的人进来,能够让大家发自内心觉得愿意全力做这个事情,我觉得公司项目基本上就能够成功。


最近跟市场顾问纳德聊了一次,他参与过包括大型私企、外企、创业公司在内的很多公司和团队,他说这么多年下来,他见过的最高效的又能产出成果的团队是什么样的?他们实际上非常人性化,大家在一起真的非常开心,彼此互相信任度非常高,一起非常用心做事情。反而那种一天到晚非常严厉的效率不是最高的。我对这个感触还是挺深的,这个跟我最开始的创业理念很一致。



第三,其实就是感恩。我们现在请到了很多很厉害的合伙人进来,受过去经验和经历影响,大家也有不同的思维模式和结构,其实在一起还是有很多的碰撞。每个人有长就必有短,不是每件事都能做到那么尽如人意,尤其创业公司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很多时候,创业容易比较着急。现在越来越觉得应该冷静下来,更多的是感恩。像我们这些主要合伙人,基本是比原来低2/3到1/2的薪水来到我们这边,甚至离开家乡非常远,抛家弃子来到这里。大家都是希望全力的把这个事情做好。我越来越感到没必要太多在意一些细节做的好和坏,更多我觉得还是要好好对待他们,给他们创造好的环境支持他们。这个事情有这么多这么优秀的人在一起非常用心的投入的干,我相信一定能做到。


记者:企业价值观是企业精神的灵魂,保证员工向统一目标前进。六六脑的价值观是“科学、创新,正气、有爱,精进、卓越”。这也是在这四年中非常宝贵的积淀,您如何阐释它?


向华东:这个是16年明确的,我们人事合伙人君伟基于六六脑之前的沉淀梳理总结的。


科学、创新,是跟我们做的这个项目内容相关的。因为六六脑,希望打造的是专业靠谱的品牌,科学性和科学的研发非常重要的。科学就离不开创新了,我们必须要持续不断的研发。另外六六脑不是做科研,它是做科研成果的应用。我们会非常强调应用形式的创意和创新,希望能够通过一些创新的技术、手段,比如游戏,包括将来可能跟AR、VR做一些结合,把原来枯燥、严肃的科学成果通过一些接地气的、大家喜闻乐见的形式传播出去


正气、有爱,这个跟我们的坚持有关。我觉得一个事情要做大,一定是要有比较正的价值观。我们做的还是跟健康相关的,跟大脑相关的项目,这个尤其需要的就是“正”。这个项目将来潜力是非常大的,对人的大脑能够产生影响,这也要求“正”。另外现在市面上大脑相关的产品也不少,但让人失望的是,很多不懂的人在用传统的方式迎合受众,比如说迎合家长的需求做少儿智力开发的东西,但实际上它是不是真正适合孩子,适合孩子这个年龄段,大家可能考虑的比较少。我们从专业团队的角度做这个事情,一定要坚持正气、有爱这样的根本原则。只为了赚钱迎合用户需求,做一些我们本身就觉得不科学的东西,回避我们专业原则的东西,这个事情就迷失了,肯定也是做不好的。


还有一点跟我自己有关吧。我性格比较直,我喜欢阳光的东西,我相信很多人也是这样。现阶段也是跟咱们社会发展阶段有关系,有些企业或商家为了赚钱不择手段,甚至违背良心。这个我觉得我们要有所坚持。像刚开始创业招销售,我就非常直白的跟他们说,如果到我们这儿做销售,希望通过行贿、回扣的方式去做,那就不要进我们公司。创业非得靠这样不好的手段的话,我觉得那完全不是我追求的。我希望通过我们的项目传播正能量。


我希望我们是能坚持坦坦荡荡,做这种正气有爱的产品。再有我希望公司同事之间是阳光的、亲近、有爱、尊重的,大家都觉得比较温馨的



精进和卓越,精进的作用是关于成长的任何事情看起来可能很强大,实际上你只要努力、用心也都可以做到最好。升初中的时候,我考进了重点初中,进去之后压力很大,家长也和班主任闹了点矛盾,特别担心自己考不好,后来我就非常努力,很用心的学习,没想到一下子考到第一名。初中3年,一直都是年级第一,并且越放松下来学习,成绩抛开第二名越远。后来高考也遭受过挫折,被调剂到自己没有报的学校,一度消沉之后选择了重新努力崛起。本科快毕业时主动联系到中科院心理所去做毕业论文,在脑科学启蒙恩师翁旭初教授的指导和支持下,本科阶段就以第一作者身份在领域内较顶尖的国际期刊上发表SCI论文。所以在后来留学申请的的时候,基本上都拿到比较好的offer、比较高的奖金。这些经历让我觉得暂时的失利并不可怕,一个事情只要用心去做、有信心,不断的精进和学习,就能越来越接近卓越的状态。


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到最好。



向华东

--海归认知神经科学硕士、博士;

博士获剑桥大学录取,但选择了聚焦最先进脑成像技术的荷兰Donders脑研究所;

--师从:Peter Hagoort(Donders所长兼德国马普心理语言所所长)、David Norris(曾任国际医学磁共振协会主席)

--中文脑科学专业网站“我爱脑科学网”创始站长(since 2006),5+万来自哈佛、斯坦佛、北大、北师大等的专业会员